包尾的小勇者

 

自24個月大開始,哥哥便跟游泳教練學習游泳。我沒有想過要哥哥變成飛魚,只是想他成為一個能夠獨立在水裡游泳的人,因為這是求生必備的技能。哥哥好命,遇上了一位游泳良師。教練願意與我同一陣線採取正向教育。一路上都鼓勵哥哥以樂觀心態去面對困難。在游泳池裡,未懂得游泳的哥哥唯一可以依賴的就是教練。如果教練不尊重他的話,我相信哥哥是不可能如此喜愛游泳。哥哥每次都是笑著跳進游泳池裡,從未試過哭著說不願意游泳。單單是培養了這樣的正面思想,我已經心滿意足。至於哥哥是否游得像飛魚,此刻我真的不太在乎。

哥哥的教練同時是他的表哥表姐們的教練,好幾位都是飛魚級數 (校際冠軍那種)眼見他與其他同齡的老表一起游泳的時候,永遠都是包尾,心想教練不會讓他去比賽吧。誰知道有一天教練跟我說:『哥哥準備好去參賽了,你可以幫他報名。』甚麼?比賽?其他比他游得快的老表,教練說不可以參賽,但龜速的哥哥卻被叫去比賽?教練說:『慢又如何?最重要是他夠樂觀堅定,不易言棄。就算游得快,但動不動就發脾氣大哭的話,我是不會推薦去比賽的。』
可我不是虎媽啊~ 他不參賽也沒關係啊!教練明白我的心理,但她說參賽不只是勝與敗。讓他比賽是為了讓他體會游泳樂趣,豐富人生經驗。想深一層也對,我不能因為明知會輸就先幫孩子放棄賽事。有些父母特意迴避孩子沒有贏面的賽事,為的就是讓孩子長勝下去。我不想這樣變成這樣。教導孩子勇往直前,不輕易放棄是父母的責任。

決定讓哥哥參賽之後,哥哥很期待比賽的來臨。他覺得比賽是與很多小朋友一起游泳,非常愉快的盛事。我相信此時的他還不明白何謂競爭。到了比賽當天游泳場變成了修羅場。看見很多教練緊張地訓話孩子,不停練習。但對樂天的哥哥來說,游泳場是最佳遊樂場。他還是不斷扮鯊魚在水裡游來游去,完全沒有被比賽的緊張感影響。他被安排與兩位比他年長一年的孩子一起游。比賽一開始,旁邊兩位孩子以高速直奔去終點。哥哥真的是龜兔賽跑那樣,以龜速慢遊著。雖然他真的非常慢,但他用盡全力向前游,讓場裏的人都忍不住為他打氣。人家用50秒完成的賽事,哥哥用了整整兩分鐘來完成。上水後的哥哥很滿足自己終於游到終點。包尾又如何,不輕易放棄的精神才是這場比賽的最佳收穫!

慶幸自己沒有因為害怕哥哥會輸而幫他選擇迴避競爭。哥哥是一個非常堅強勇敢的孩子。抱著這位包尾的小勇者讓我非常自豪。就算今天的他是包尾,不代表他沒有機會成為飛魚的一天~

Fiona

育有一子一女的媽媽。為了保全孩子的快樂童年,修讀了兒童早期教學和蒙特梭利教學文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