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圖書館看蒙特梭利的世界

很多人會疑問,到底蒙特梭利的學校會和其他學校有什麼分別?蒙特梭利的學生和普通學校的學生有什麼分別?這個問題實在是非常深遠,每當有人問我這類問題時,我都覺得很難解釋給人聽。我會說,若果你能夠與一班接受了蒙特梭利教學的學生一起交流的話,就會體驗得到他們的與別不同。

哥哥的學校有一個小小的圖書館由一班家長以義工形式幫手運行,本人也是義工之一。每個星期會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在圖書館裡做義工。所謂義工其實是幫忙讀書給圖書館裡的學生聽,幫他們借書和還書。透過這份義工,讓我有機會接觸一班蒙特梭利學生,讓我對這個教學方針有更深入的了解。
先說一說這個圖書館的運作吧。整個圖書館都是用「Freedom within limit」的概念。(在限制中給予孩子絕對自由)學生可以自由選擇去圖書館的時間,但他們要有一條圖書館項鏈。每個班房都會有幾條圖書館項鏈,若果學生想去的時候,但沒有項鏈在班房裡的話,代表學生要等其他同學回來後才能去圖書館。同時我們管理圖書館的人可以用項鏈來分辯誰是守規則來的。這個方法讓學生們自己守規律,雖然圖書館是自出自入,但卻不是無掩雞籠。當學生進去圖書館,他們要拿一把木直尺。直尺有不同的顏色,每個人都有一把用來當作書籤。因為孩子往往都忘記自己拿的書要放回什麼位置,所以木直尺可以提醒他們拿書的位置。這也是一種蒙特梭利中的Self Correction(自我修正),讓孩子對自己拿的書負責任歸還原處。

顏色直尺做書籤~

另外,每一位年齡小的孩子(3歲左右)都會由一位年齡大的孩子(6歲)來帶領著去圖書館。大的孩子會教小的孩子在圖書館裡做什麼,小的孩子會以大的孩子為榜樣。在圖書館裡,所有孩子都會與人溝通,不會因為自己的年齡而讓他們分成黨派。我讀書給一個3歲的孩子聽時,會有4歲,5歲和6歲的孩子走過來一起聽。他們都會有講有笑,也會跟我這個大人談天說地。每個孩子都很習慣與比自己年紀大或小的人交流。每次做義工的時候,我都會見很多學生自己出出入入圖書館。雖然無人看管,但卻非常的有規矩。學生們會很有禮貌地問在場的家長可否讀書給他們聽。如果家長正在讀書給另一個同學的話,他們就會排隊等待。我從未見過孩子們爭吵或是在圖書館裡搗亂。對做義工的家長和同學都很有尊敬之心。從這個小小的圖書館裡,我觀看著一個小小的蒙特梭利世界。觀察到的是,孩子在一個被人尊重的環境裡,自然變成一個會尊重別人的孩子。他們從心發起去守規矩,所以他們本身很有規律。若果真的要我指出蒙特梭利的學生與普通學校的學生有何分別,我會說是那種自我控制能力非常的成熟。就算是我一個對著十個學生,我都可以應付自如。不是因為我厲害,而是因為他們都明白要別人尊重,就要先懂得尊重自己。

 

 

 

Fiona

育有一子一女的媽媽。為了保全孩子的快樂童年,修讀了兒童早期教學和蒙特梭利教學文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