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平與暴亂之間

 

週末時帶了哥哥去玩具展覽。這個展覽是讓父母與孩子一起體驗玩具,同時讓孩子發揮創意。展覽有很多玩具任玩,而且不用入場費,所以吸引了很多人去。簡直是人多到以為自己去了托兒所,而實質上真的有很多人把孩子與工人留下來後就走去逛街。

我這次想分享的並不是這個展覽的好與壞,而是一個讓我留下非常深刻印象的情境。

事情發生在哥哥玩積木的時候,有人把一隻很大的猩猩模型放了在一堆積木裡。哥哥看到猩猩時覺得非常有趣,很開心地和牠玩。他放了很多人,車,動物等等的積木在猩猩旁邊。哥哥高興地與猩猩談起話來,認定了猩猩是他的朋友。這一刻,哥哥眼裡的猩猩是正義與可愛的形象。他很開心地介紹了這位猩猩朋友給站在旁邊玩的一位小女孩。小女孩的年齡比較大,應該是4-5歲左右。她沒有父母陪同,只有工人姐姐和她一起玩。我家孩子介紹完猩猩朋友後就放下它,然後到旁邊的木屋玩。

不以為意的我,看見那位陪伴著小女孩的工人姐姐開始拿著木條扮作是槍射向猩猩。小女孩跟著拿起長長的木條插進猩猩的口。旁邊的孩子看見就開始拿起積木來丟向猩猩,有些孩子就拿起長條積木狂敲打猩猩的頭。猩猩朋友瞬間變成了眾人之敵,最終被擊倒下來。可憐的猩猩朋友倒在地上,哥哥回頭看見此情景非常傷心。走過來問我為何那些人要打猩猩朋友。說真的,那時我都看呆了,不懂得給哥哥回應。我目擊了和平演變成暴亂的一刻。猩猩原本好地地站著,突然有人開始攻擊,就跟著有一大堆人聯手攻擊手無寸鐵的猩猩朋友。根本是羊群心理,完全不需要理由,純碎覺得好玩就有樣學樣。雖然工人姐姐未必有意要引導孩子去圍攻猩猩,不過她的無意已經足以讓在場的孩子們都進行著「暴亂」。不論猩猩朋友是正是邪,我都不希望哥哥看見牠被暴力對待。我只好立刻引導哥哥離開現場。看見此情境,讓我想起了年初一發生在旺角的暴亂事件。若果大家都猶如小孩一般,看見不守法紀發起攻擊的人,就有樣學樣的話,和平的現象的確可以在一瞬間幻滅。和平與暴亂都只不過是一線之差。希望大家採取或是贊同任何暴力行為之前都先停一停,想一想,你希望孩子成為一個願意與猩猩做朋友的人,還是一個只會圍攻猩猩的人呢?孩子的心智還不是成熟到能夠分辨是非,看見大人做什麼就會跟著做。若果連大人都失去了辨別是非能力的話,我們的下一代就真的會失去和平了。

 

 

Fiona

育有一子一女的媽媽。為了保全孩子的快樂童年,修讀了兒童早期教學和蒙特梭利教學文憑。